局辦公平台丨 綜合工作平台公司郵箱

文化生活

叔叔
發布日期:2020-01-13

       他見我的時候總是笑著,眼睛眯成細縫,露出一排老煙民黑黃的牙齒。在人群中他大多數時候是沉默的,雙手插進口袋,或者捧著一個茶杯踱著步子。他是我的叔叔,我父親的兄弟,我們擁有同一個姓氏,身體裏流淌著同樣的血液。

       家中有本老相冊,裏面有兩張照片。一張是他和父親兄弟二人的合照。在老房子前,父親坐在椅子上,叔叔在身後搭著父親的肩膀。另一張是叔叔在西安火車站前的照片。那時他十七八歲,辍學以後來西安打工。照片中的他,斜站著身子,穿著白色的襯衫和藍色的闊腳褲。一晃很多年過去了,父親老了,曾經穿著白衣的少年也到了不惑之年。半生漂泊,從鋼筋工、瓦工、裝修工,到逐漸有了自己的勞務公司,這中間他吃的苦,遭的罪只有他一人知道。

       小的時候,叔叔家在我家前面,兩家人相隔不過十米。有一年下了很大的雪,我站在前門,叔叔站在後門。我遠遠地看他扔來一個袋子,打開一看,竟然是自己喜歡吃的柿餅。後來我們搬家了,過了幾年叔叔也搬來了,在我家後面一棟樓買的房子,我的房間正對著叔叔家的廚房。他說,以後可以買一個遙控飛機,有什麽好吃的可以直接送到我窗外。我很小的時候家裏沒有任何的代步工具,過年去外婆家拜年,吃過晚飯以後叔叔便騎著摩托車來接我了。冬天很冷,我坐在車後面抱著他無比地幸福和溫暖。等我長大以後,我總感到除了父親母親以外,再也沒有誰能夠像他那樣樸素地疼愛過我——沒有任何希求,沒有任何企望的。

       後來,我一直在外求學。每年我回家時,無論有多晚,叔叔都會帶著妹妹來看我,然後笑著在一旁看妹妹在我身邊撒嬌。妹妹比我小了整整十歲,在很小的時候我喜歡背著她,讓她騎在我肩上,給她買任何好吃的東西,正如小時候叔叔待我一樣。

       叔叔有個習慣,他從小不愛吃肉。我也一直信以爲真,直到有一天我看了一篇文章,題目叫愛吃魚頭的父親。文章的結尾處寫道其實父親並不是愛吃魚頭,他把魚肉都讓給了自己的孩子。叔叔並不是不愛吃肉,因爲小時候生活窮苦,而肉又有限。等他將嬸嬸娶進門後,又要養家糊口,自己舍不得吃,都讓給了孩子。

        歲月啊,它讓一個少年成爲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。爺爺是,父親是,叔叔是,而我也終會是。



X-POWER-BY FNC V1.0.0 FROM 自制33